天堂人佛圖澄,本姓帛氏,自幼出家,鉆研佛學,兼學中國房子百家。他天資聰穎,又受名家指點,終于成為滿腹經綸的高僧。他能背誦幾百萬字的經文,精通咒語咒術,能呼喚天神,役使鬼魔;他解曉鈴音,據此占卜吉兇;他能用麻油、肥脂涂于掌上,千里之外的事物纖毫畢現。他肚臍旁有一個小孔,平時用絮塞住,每夜讀書時拔出所塞之絮,孔中射出萬道金光,照耀得滿富如同白晝。他能數日不食,服氣自養,齋戒之時,常至清流山澗,從腹孔中掏出五臟六腑在清水中洗滌,洗畢又還置腹內。
水嘉四年(公元361年)佛圖澄云游到了洛陽。當時我國兩部和北方地區先后建立了十六個國家,軍閥混戰,生靈涂炭,赤地千里。前趙國的首領劉曜興兵作亂,后趙國的首領羯族人石勒(公元274—333年)屯兵葛陂,他們都不信佛。洛陽城里,金碧輝煌的寺院廟宇被焚毀,許多佛門弟子被殺戮。佛圖澄投奔到石勒的大將郭黑略麾下當幕僚,郭黑略是個虔誠的佛教徒,把佛圖澄待為上賓,敬奉為師。時值天下大亂,烽火遍地,郭黑略受石勒之命,征伐各地。每次出征前都請佛圖澄預卜勝負,勝則戰之,敗則走之。所以總是打勝仗。石勒感到奇怪,就問郭黑略:“我不感到你有出眾的智謀,卻總打勝仗,是什么原因呢?”郭黑略回答說、“將軍雄才大略,神靈所助;小人不過是靠一位高僧預卜勝負而已。”
石勒聽了,立即召見佛圖澄,要他當面顯顯道術。佛圖澄以缽盂盛水,口中念動真言,須臾間,缽盂中生出青蓮花,裊娜多姿。石勒由此信服。厚待佛圖澄。不久,石勒率軍隊自葛陂回師河北,途經枋頭宿營。佛圖澄對郭黑略說:“今夜有敵軍偷襲營寨。”果然不出所料,夜半敵軍襲來,由于事先部署了防備,打得敵軍丟盔棄甲而逃。從此,石勒更加深信佛圖澄的道術。有一次,石勒想試試佛圖澄,夜里披銷戴盔,手執利劍,正襟危坐,派人叫醒佛圖澄說,今夜有敵軍突襲。佛圖澄聽了微微一笑,依然倒頭呼呼睡去。石勒不悅,以為佛圖澄輕慢自己,又嫉妒猜忌他的神通,便想尋隙殺掉他。佛圖澄察覺到了,便躲避到郭黑略家,對他說:“若石勒派人尋我,就說我不在。”石勒果然派人四處搜尋,哪里找得到佛圖澄蹤影。
石勒心中暗暗納罕:“難道連我的心思佛圖澄都能預卜,這種神仙似的高僧我豈能殺害!”越思量,越害怕,越后悔,竟徹夜未眠,想立即見到佛圖澄。佛圖澄知道石勒懊悔了,第二天一早就來覲見石勒。石勒極力掩飾自己,打哈哈對佛圖澄說:“高僧前幾天上哪兒去了?”佛圖澄笑笑說:“前幾天將軍有雷霆之怒,貧僧暫且回避;今天將軍心悅誠和了,貧僧即來拜見。”石勒尷尬地笑笑說:“高僧未必猜疑了吧。”
襄固城護城河的水突然涸竭了,河水的源頭在城西北五里的地方。石勒唯恐敵軍來攻,急忙問佛圖澄,有什么辦法能引來護城河的水。佛圖澄說:“要想有水,先要有龍,有龍才有水。”說罷帶了弟子法首等幾個人來到城外水源處。佛圖澄盤腿坐在河岸上,命弟子點上安息香,口中念念有詞,作起法來。佛圖澄不飲不食,河源處荒灘一片,一天,兩天,只見奇跡出現了,一股清流汩汩地涌出來,一條五、六寸長的小龍隨流而來,水勢漸漸地越來越大,一會兒匯成滔滔的河水,頃刻把護城河注滿。
石勒與鮮卑族連年攻伐。這一天,鮮卑族將領段末波率鐵騎鋪天蓋地地殺來。石勒驚恐萬分,急忙問佛圖澄,有何御敵良策。佛圖澄說:“昨夜塔鈴叮當,說明晨吃早飯的時候生擒段末波。”石勒哪里肯信,千軍萬馬之中生擒敵酋豈非白日作夢!于是惶惶不安,一夜臥不暖席,好不容易到天亮。登上城樓一看,段末波的騎兵前不見頭、后不見尾地圍住了城,馬蹄騰起的黃塵攪得半邊天空黃澄澄的,不免大驚失色。急忙又派副將夔安去請佛圖澄,佛圖澄說:“將軍放寬心,段末波已被生俘,很快就會獻到您面前。”
原來鮮卑軍隊攻城時,城北門的伏兵突然殺出,恰遇段末波率軍經過,局部的以多勝少,又是突然襲擊,敵軍淬不及防,段末波被活捉。段末波被解到后,石勒派士兵把他押上城樓,大呼:“你們的大將已被我們活捉,還不快快退兵!”鮮卑將士一見主帥被俘,銳氣頓減,無心鏖戰,紛紛潰退。石勒乘機派軍隊從城內沖出,殺得敵軍狼狽潰逃,死傷過半。石勒大獲全勝,從此,更加敬重佛圖澄,對他言聽計從。
光初八年(公元325年),劉曜派遣他的弟弟劉兵攻打石勒,石勒命石季龍迎敵。季龍戰敗,遲到石粱塢,筑柵堅守,同時派人回襄國向石勒請求增派援軍。石勒征詢佛圖澄的意見,佛圖澄說:“不必發兵了,昨晚劉兵已兵敗被擒。”不久,捷報至,果然如他所說,季龍反敗為勝。石勒對佛圖澄愈發佩服得五體投地。
石勒帶領他的軍隊東征西殺,越戰越強。他打敗了許多對手,占據了黃河中下游的廣大地區,建立了后趙國。這時候,北方只剩下前趙國這一強敵了。這一年,劉曜統率十萬大軍,包圍了后趙的洛陽,后趙的幾個將領先后投降了劉曜。劉曜來勢這么兇猛,石勒決定親自帶兵去援救洛陽。許多大臣不同意,勸石勒說:“劉曜兵精糧足,您可不能去冒這個險呀!弄得不好,要吃敗仗的!”去,去,去!都給我滾!”石勒不愛聽這些泄氣活,揮著劍把這些膽小的大臣都轟了出去。他向佛圖澄請教,佛圖澄說:“劉曜包圍了洛陽,有些人認為他厲害得很。
其實,劉曜的十萬甲兵圍攻洛陽已經一百天了,軍隊打仗,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他們的士氣已經衰竭了。我們的軍隊銳氣正盛,一定能夠解救洛陽。昨日塔鈴又鳴,說:‘秀支替戾岡,仆谷劬禿當’,秀支,軍也;替戾岡,出也;仆谷,劉曜也;劬禿當,捉也。這偈語是說,大軍一出,活捉劉曜。”石勒高興地說:“勝利在望了!”他親率大軍,分幾路夾擊劉昭。經過一場激戰,把劉曜的部隊打得落花流水,真的活捉了劉曜,把他殺了。石勒滅了前趙國,差不多把北方統一了,當了皇帝。從此,石勒對佛圖澄虔敬如神,凡事必問他而后行。
石勒的兒子石蔥想僭奪皇位,佛圖澄礙于他們父子親情,不便明說,便婉轉告誡石勒說:“今年蔥中有蟲,人吃了必害命。陛下可告諭天下,令全國軍民不吃蔥。”過了不久,石蔥果然率部叛逃了。
石勒最鐘愛的兒子石斌突然得急病死了,石勒很傷心,撫尸痛哭。他想,強國太子死了,神醫扁鵲能使他活轉過來;我的兒子死了,勝似神仙的佛圖澄難道一點辦法也沒有嗎?想到這里,他立即恭敬地請來佛圖澄。佛圖澄摘取一段柳枝,沾了缽盂中的清水,輕輕地灑在石斌的臉上,口中念動真言,一手拉著石斌的手說:“可以起來了!”石斌果然恍然驚醒,慢慢地坐起來,一會兒下地行走自如,完全恢復健康了。石勒欣喜萬分,重賞了佛圖澄,還把他的其他幾個兒子都寄養在佛圖澄那里。
一日,天晴無風,而塔上一鈴獨鳴。佛圖澄對大家說:“鈴聲說,國有大喪,不出今年矣。”過了不久,石勒果然病死,子石弘繼位。公元335年,石虎(字季龍)廢弘自立,遷都于鄴。
石季龍想借重佛圖澄,下沼厚待佛圖澄,衣則綾羅綢緞,出則雕花彩車,朝會之日,石季龍親自下階迎接,太子、大臣為他扶車,司空每天早晚兩次去向他請安,太子、大臣每隔五天要去拜見。群臣百姓見佛圖澄受到這樣的禮遇,都紛紛皈依佛門,出家修行。寺院佛塔一時紛紛林立,金碧輝煌。著作郎王度上奏說:“釋迦牟尼乃外國之神,我們華夏不應祠奉。佛教自漢初傳入中國,當初只準西域人信奉,漢人皆不得出家。魏承漢制,也循前制。現在國人不遵古訓,遁入沙門,陛下應下詔嚴禁。”石季龍說:“我現在統治著中原,但我原本出生在胡地羯族,佛是胡神,不正是我們要敬奉的神嗎?”
太子石邃有兩個兒子在襄國。有一天,佛圖澄對石邃說:“你的小兒子得了急病,快去探視。”石邃飛騎趕到襄國,果然小兒子病得很重,他連忙請太醫殷騰和道士們醫療,太醫、道士都說能治好。佛圖澄喟嘆道:“別說他們,縱使圣人復出,也治不好這病的。”三天后,石邃的兒子真的不治而死。石邃想謀反,對妻說:“這佛圖澄和尚料事如神,若被他察覺告發,我們死無葬身之地。明日請他來,伺機殺掉他。
”佛圖澄對弟子僧慧說:“明天我要入宮朝見季龍,天神對我說,明日下朝經過人家,千萬不要進去。我若有疏忽,你要提醒我。”第二天,佛圖澄下朝回來,經過石邃家門前,石邃早已守候道旁,執意邀佛圖澄到家中坐坐。僧慧拉拉佛圖澄的衣服提醒他,佛圖澄稍坐片刻就告辭了,石邃來不及下手。佛圖澄知道石邃心懷叵測,羽翼已豐,舉事在即。但礙于石季龍、石邃是親生父子,說了石季龍也不一定相信,只得旁敲側擊,處處暗示。直到石邃作亂,石季龍殺了石邃,才明白佛圖澄的良苦用心。
佛圖澄派他的弟子去西域買香,臨行時,他對弟子們說:“你們在去西域的路上會遇強盜,我已燒香祝愿,遙遙救護,可保你們無虞。”后來,弟子們從西域回來,敘說他們在路上果然遇到強人剪徑,將被殺害之際,忽然聞到香氣襲來,強盜們紛紛驚叫:“救兵來了,快逃走!”一哄而散,他們才死里逃生。
一天,佛圖澄與石季龍在中臺飲酒,佛圖澄忽然變色道:“不好了,幽州發生大火!”說罷,啜酒噴灑于地,過了一會,笑著說:“好了,大火已被救滅,我們繼續喝酒吧。”石季龍派人去幽州探詢,果真是發生大火災,火從四城門同時突起,全城一片火海,突然西南天空飄來一陣烏云,大雨驟降,撲滅烈火。百姓們都說那大雨中頗有酒氣。石季龍心悅誠服,視佛圖澄若圣人。  
石季龍想立小兒子石韜為太子,長子石宣,耿耿于懷,機想殺石韜。一天,石宣在寺院里與佛圖澄閑談,塔上一鈴叮吟吟響個不停。佛圖澄對石宣說:“你知道這鈴音的意思嗎?鈴音說‘胡子洛度’。”石宣聽了頓時變色說:“這是什么意思?”佛圖澄回答說:“這是兇兆。”話剛說完,石韜也走進寺院。佛圖澄目不轉睛久久盯著石韜看,看得石韜心里發怵,問道:“大師何故這樣看我?”佛圖澄說:“我聞到你身上有一股血腥味。”這天夜里,石季龍也夢見一條巨龍憑虛凌空,飛向西南,突然自空墜落。
石季龍驚出一身冷汗,未及天明,急急去找佛圖澄釋夢。佛圖澄說:“要起大禍亂了!你們父子要仁慈和悅,千萬千萬要謹慎。”石季龍心驚肉跳,與夫人杜氏一起把佛圖澄請到東閣,仔細詢問。佛圖澄說:“陛下肋下有賊,十天之后,寺院以西,此閣之東,定有血流,陛下千萬不要到那里去。”杜夫人說:“先生年老多疑了吧?朗朗王家禁地,哪里有賊?”佛圖澄笑笑說:“貧道老朽昏聵,但愿年少者頭腦不發昏就好。”說罷,再不言語。不出兩天,石宣果然派人刺殺了石韜,位置正在佛圖澄所說的地方。石宣一不做二不休,在石鋁尸身旁埋伏下刺客,只等石季龍來也一并謀殺之。石季龍記住了佛圖澄的告誡,沒有去,才幸免于難。
石季龍很快平息了叛亂,逮捕了石宣。佛圖澄勸諫道:“都是陛下的親生兒子,從輕發落算了,陛下若忍怒加恩,尚可再享壽六十余歲。如殺石宣,他會變作掃帚星,在鄴城作祟騷亂。”石季龍不聽,他不能容忍石宣殺弟弒君之罪,把石宣殺了。不過一個月,果然一匹妖馬作祟,頸鬃馬尾都有熊熊火焰,揚蹄曳尾,狂突亂跳,沖入中陽門,奔出顯陽門,東首東宮不得入,馳騁向東北方,一會無影無蹤。佛圖澄仰天喟嘆:“災難降臨了!”石季龍平叛后在太武殿前大宴群臣百官,佛因澄席間吟詠道:“巍巍宮殿,金碧輝煌,荊棘成林,勿壞人衣!”石季龍令武士揭開殿石一看,果然荊棘叢生。
石季龍當初造太武殿時,令畫師在四壁墻下摹畫的自古圣賢、忠臣、孝子、烈士、貞女圖像,漸漸都變得模糊起來,頭都縮入肩中,只有冠飾微微露出。石季龍大怒,但恐人心浮動,只好秘而不宣。佛圖澄淚水潸然而下,他自己在鄴城西紫陌挖好了墓穴。他獨坐寺中,自言自語:“還能享壽三年嗎?”自答:“不能!“還能享二年、一年、百天、一月嗎?”又自答:不能!”于是他對弟子法祚說:“往年的禍亂就要萌發了,石氏家族就要滅亡了。乘其未亂,我先走了。”說完,就在寺院圓寂了。
后來,有一個和尚從雍州來鄴城,說看見佛圖澄出關往西邊去了。石季龍令人打開佛圖澄的墓穴,棺內只有一塊石頭而無尸身。石季龍說:“石頭,寡人也。高僧葬我而去,我必死也。”從此得病,第二年不治而死。天下大亂。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打高频彩有赢的吗 平乡县| 高台县| 台北县| 丹东市| 琼中| 隆安县| 玛纳斯县| 大渡口区| 广南县| 三亚市| 赫章县| 饶平县| 和林格尔县| 二连浩特市| 浑源县| 太仆寺旗| 榆林市| 兰坪| 额济纳旗| 邛崃市| 随州市| 池州市| 曲靖市| 湄潭县| 惠水县| 嘉黎县| 双柏县| 琼海市| 宜章县| 炉霍县| 睢宁县| 乐至县| 松滋市| 乐平市| 锦州市| 金沙县| 界首市| 黔西县| 卓资县| 天柱县| 阆中市| 宣汉县| 阿拉善右旗| 南阳市| 巨野县| 徐闻县| 巢湖市| 阜平县| 建始县| 台湾省| 铜山县| 龙州县| 娱乐| 钟祥市| 五大连池市| 仁寿县| 贺州市| 铁力市| 青河县| 浏阳市| 武强县| 石屏县| 微山县| 新乡县| 昌都县| 新和县| 巴林右旗| 淮滨县| 顺昌县| 绍兴市| 康定县| 渝北区| 寿阳县| 赞皇县| 仁化县| 图们市| 双流县| 内乡县| 安福县| 洪洞县| 阜城县| 博客| 谷城县| 玉溪市| 阿拉尔市| 阿图什市| 贺兰县| 鸡泽县| 双柏县| 金堂县| 海盐县| 井陉县| 六枝特区| 泰来县| 噶尔县| 迁安市| 陆河县| 金阳县| 绵阳市| 始兴县| 沈阳市| 海原县| 伊宁市| 晋州市| 靖宇县| 阳东县| 岚皋县| 桂东县| 新疆| 临澧县| 永仁县| 蒙自县| 兴仁县| 龙州县| 昌乐县| 万州区| 怀仁县| 山东省| 栖霞市| 华坪县| 曲阳县| 东台市| 长顺县| 南投县| 江孜县| 建宁县| 金门县| 凤城市| 英超| 元氏县| 湖北省| 共和县| 临沧市| 淄博市| 西华县| 高邑县| 县级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