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在佛法中的地位毋庸贅言,整個龐大的般若法系經論,都在宣說般若的功德與重要,在闡述般若義理之余,不論是大地震動、世尊放光現瑞的征象,還是四眾弟子聞法證果、得大法益的描述,還是流通分對般若的功德利益廣為贊嘆,都足以令人對般若重視,產生興趣、信心,進而去修證。克實而論,學佛的根本與核心,就是學般若,離開般若,佛法的不共法依何建立?佛法的正眼、法印如何彰顯?轉凡成圣、解脫自在的菩提大道也就變成了空話。
佛陀說般若二十二年,其法系之龐大可以想見。在印度,般若的傳承有三種廣中略。而中觀般若的學派與法系也始終是非常強大的力量。就以目前幾個大的宗派來論,禪密都是由般若直接開出的,不過是,禪凸顯的是般若空的一面,密體現的是般若不空的一面,空與不空,恰是般若的一體。凈土雖不強調般若,但也絕不排除般若。凈土宗的創立者遠公當年就是因聽道安大師講說放光般若而有所契悟的,其創立凈土之始,所提倡的念佛方法也是強調禪觀的。凈土宗所強調的一心就是契入般若的境界,而永明大師之后的歷代凈宗祖師多是以禪的理路在闡揚凈土的念佛方法。尤其是三摩地的證得和實相念佛方法的操作,如果昧于般若,那就無從著手,如果深明般若,那就事半功倍。
般若的法系既然龐大,就包含深淺、空有種種的內容。般若為五乘的共法,但各乘均有不同。《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是甚深的了義般若,涵攝一切般若及佛法,很值得贊嘆與修習。
先說一個簡單的因緣。這部經在當代很少有人提倡,也比較少受到重視,不是一部常見的經典。較為著名的,四川賈題韜先生在其著作《轉識成智》中對這部經有強調,也是很簡單的幾句話。賈老說,《文殊般若經》講空比《金剛經》更徹底,自己對這部經下過功夫,很受益于這部經。就是這么簡單的幾句話,讓很多人對這部經產生了興趣。筆者注意這部經雖然比較早,但真正下功夫也是受到賈老這幾句話的提示。
既然是很深的般若,是了義的般若,那學起來并不是很容易。而且經中也說,這不是初學菩薩所能了知,也不是聲聞、緣覺諸二乘所作已辦者所能學,而是不退轉菩薩才能學的經,學修這部經,就能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經中的當機眾,明確講是“不退轉菩薩”,以文殊、彌勒為上首;聲聞眾中,也是以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為上首。在論議中,則有頭陀第一的摩訶迦葉。在流通分,更是反復贊嘆這部經的功德。這部經的義理確實非常殊勝,相信具有極不可思議的功德勝利。筆者發愿弘揚這部經,雖然沒有大的因緣,但一直在堅持持誦學習,并在很多場合為作提倡。
在此,想先從義理以外的角度,來談這部經的重要。
首先,《文殊般若經》是禪宗四祖道信大師非常強調的經典。在道信大師的著作《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中引用最多的是這部經,四祖提倡念佛禪及“一行三昧”的依據也是這部經。這里就可以得出結論,如果說初祖達摩以《楞伽經》作為印心的經典,五祖提倡以《金剛經》來印心,雖然并沒有確鑿證據表明四祖是以《文殊般若經》印心,但就四祖禪法中對這部經的依據而言,其所具有的地位是與印心的經典相同的。實際上,不論一行三昧,還是守一不移,這些四祖禪法的根本核心,其義理上的依據,都在這部《文殊般若經》里。行三昧在《壇經》中,也受到重視,可見《文殊般若經》的影響是傳遞下去的。而《金剛經》中的基本思想,也是涵攝在《文殊般若經》中的。
從般若本身來講,深般若重在破法空,般若在破人空。在《文殊般若經》中,對法破得確實很徹底,比如說,佛但有名字,佛與凡夫同樣不可思議,如佛但有名字,凡夫但有名字……法界不可思議,凡夫亦不可思議……其義理非常透徹,境界非常廣闊,與一般的般若部的經典確有不同。
由上可知,這部經可視做禪宗的根本經典。
其次,《文殊般若經》是念佛禪的源頭。這體現在四祖的禪法中,也更清楚詳盡地體現在經文中。《文殊般若經》中講,要成就佛果,就要修習這部《文殊般若經》。同時修“一行三昧”也可以成就。如何修“一行三昧”呢?首先要學般若波羅蜜,而后要靜處空閑,系緣法界,選取一佛,端身正坐,專稱名字。念佛禪是四祖禪法的核心,對后世的影響很大,很早就傳到了日本,在今天仍有影響。念佛禪與凈土的不同在于,既然是系緣法界,專稱一佛,不一定是西方阿彌陀佛;其次,念佛禪強調的是證入三昧,而不是信愿往生。四祖大師對念佛禪的要領、方法和境界闡釋得都非常清楚。但其根本依據卻是《文殊般若經》,因此,深入研習《文殊般若經》對領會四祖禪法的義理很重要。因為四祖禪法的內容基本以“一行三昧”為主,而“一行三昧”在整個《文殊說般若經》中更多的是方法和操作層面的內容,其核心的義理闡發都在前面不可思議的文字中。由此,可以說,研修《文殊般若經》有助于更深刻地理解和領會四祖禪法的教義內涵,從有為、有形的方法契入不可思議的甚深般若法海中。
再次,《文殊說般若經》是禪凈融通的津梁。如前所說,般若為一切法門的法印,是修學一切法門所不能背離或必然會匯歸之處。對禪凈而言,它們不但是漢傳佛教幾乎2000余年的基本架構,同時,禪對凈的滲透,凈對禪的采納,在宋代永明大師以后就非常明顯。自永明大師后,凈土宗的祖師,基本都是以禪的理念或方法在弘揚凈土。他們大多是禪門發明心地或是大開圓解后來弘揚凈土,或是如印光大師,雖早年起即專事念佛,但其境界卻也是發明心地、證入三昧,并純以禪宗祖師偈語來描述(見大師《念佛三昧摸象記》,述之極詳)。因此,面對今天學人視法門如水火,禪凈融通確有提倡的必要。簡言之,既可以救禪之狂,也可以救凈之盲。這里不是說禪本身狂,而是指不務實修、無從下手,僅有解慧、且非真解就難免墮入狂禪;也不是說凈本身是盲,而是指昧于般若,不務實修,不明教理,未契三昧、受用有限而貶斥他宗形成謗法則為盲目。《文殊般若經》尤其是其中的“一行三昧”對禪凈二宗的修行人,尤其是未免于盲或者狂的學人,都無疑是醍醐妙藥。
說到禪凈融通,有兩個人值得提及。一是弘揚凈土的元代臨濟宗祖師中峰國師,他講,說“禪凈融通”并不妥當,因為融通,是說它們是兩事,其實它們不是兩事,禪為凈之禪,凈為禪之凈,說個“融通”,豈非多余?這是祖師的話,也是極則的話,很值得去注意研習體究。二是當代的大德黃念祖老居士,他對于禪凈密,公認都有相當的修證。而他的法門之見,尤其值得稱道。對于法門他講“廣學遍贊,一門深入”,對于凈土他講“般若為導,凈土為歸”。這是很值得今天的人去重視學習的。
回到《文殊般若經》來說,以上從三點來談這部經的殊勝,其實并未從正面來涉及其義理。筆者留心典籍發現,這部經很少有人去作疏,目前僅見臺灣智諭法師的講解。但在前代的摩崖石刻中有這部經,其書法受到很高的評價,被龔自珍推為北書第一。由此可見,這部經在以前是受到重視的。
以粗陋的文字直抒膚淺的心得,以期提起禪凈二門的學人的注意,意在引起有緣去《文殊般若經》中探明本有的摩尼大寶。
  凈廬 信筆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888真人集团网址 缙云县| 鹤庆县| 蒙城县| 余江县| 陈巴尔虎旗| 克什克腾旗| 泰来县| 河源市| 大城县| 阜新| 长葛市| 积石山| 张家界市| 水城县| 遵义县| 集贤县| 大埔区| 锦州市| 鸡泽县| 崇信县| 石台县| 安新县| 麦盖提县| 论坛| 老河口市| 吉木萨尔县| 古蔺县| 中卫市| 呼图壁县| 元氏县| 太康县| 乐亭县| 土默特右旗| 都兰县| 老河口市| 襄垣县| 临桂县| 华容县| 齐齐哈尔市| 区。| 吉木乃县| 淮南市| 五台县| 滕州市| 烟台市| 贵阳市| 枞阳县| 肥东县| 滁州市| 留坝县| 广州市| 泗洪县| 锡林浩特市| 朝阳市| 吉安县| 益阳市| 渝中区| 石首市| 镇巴县| 常州市| 介休市| 云浮市| 商城县| 宝兴县| 思南县| 和林格尔县| 徐州市| 布尔津县| 临安市| 浙江省| 平阴县| 海阳市| 巴塘县| 从江县| 甘肃省| 宁明县| 石狮市| 洛南县| 扬州市| 塔城市| 紫阳县| 临潭县| 西充县| 榆林市| 准格尔旗| 福清市| 江达县| 驻马店市| 辽源市| 长治市| 伊金霍洛旗| 西城区| 迭部县| 大同市| 河津市| 岳阳县| 会宁县| 富顺县| 大余县| 和田市| 东乌珠穆沁旗| 广宗县| 镇原县| 夏津县| 宜兴市| 怀宁县| 庐江县| 大竹县| 彰化县| 岳池县| 布尔津县| 香格里拉县| 巴林左旗| 仁化县| 承德县| 沧州市| 扎兰屯市| 古浪县| 宁都县| 宁波市| 建阳市| 松江区| 江川县| 海城市| 慈利县| 稻城县| 三门县| 循化| 星座| 宣汉县| 祁连县| 全州县| 通许县| 绥中县| 台中市| 朝阳市| 抚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