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布日期:2014-11-24
  • 作者:學誠法師
一、引子 
受戒在近代中國佛教活動中,大多已流于一種形式了,“撩衣、護缽、長跪、合掌。”引禮諸師口干舌燥,三師七證勞神疲形,大眾辛苦一番,臺下戒子依然莫名其妙!時見傳戒之人不知授予何物,求受之人,亦不知所受者何?結果,雖名傳戒,實無戒可傳,聚散匆匆,形同兒戲!因不揣淺陋,擬就僧尼受戒制度的一些問題,談點個人認識,期與諸大德共勉之!
二、戒律的由來與分派 
釋尊成道后,初十二年中,隨佛出家的都是上根利智,沒有違犯教義的徒眾,所以釋尊只為無事僧說《略教誡經》:“善護于口言,自凈其志意,身莫作諸惡,此三業道凈,能得如是行,是大仙人道”。十二年后,出家者日漸增多,根性不一,凡圣交參,釋尊乃依諸佛大乘寶戒的原則,制定戒律,以攝僧眾。依《四分律》的記載,佛陀制戒始自于須提那子的犯淫欲為嚆矢。自此以后,釋尊即根據比丘所犯諸事,一一為結戒,乃成比丘之廣律。釋尊制戒的根本意趣,于結戒之初的十句義中已經明確地指出:“一、攝取于僧,二、令僧歡喜,三、令僧安樂,四、令未信者信,五、已信者增長,六、難調者令調順,七、慚愧者得樂,八、斷現在有漏,九、斷未來有漏,十、正法得久住”。此十句義,第一、二、三、六、七,是為僧團的安隱與發展而考慮的;第四、五則以維護僧團信用為目的;第八、九是滅除比丘的煩惱,到達理想境界的涅盤而施設的;第十則為勸告弟子共同尊重戒律。由此看來,戒律弘揚得力與否真切地關系著個人的修持,僧團的和樂,世人的教化,正法的興衰。所以《四十二章經》說:“佛子,離吾數千里,憶念吾戒,必得道果,在吾左右,雖常見吾,不順吾戒,終不得道”。
釋尊臨入涅盤時懇摯而悲切地教誡眾弟子說:“汝等比丘,于我滅后,當尊重波羅提木叉,如暗遇明,貧人得寶,當知此則是汝等大師,若吾住世無異此也”。釋尊入滅后,大迦葉對諸比丘說:“世尊舍利,非我等事,國王長者,婆羅門,居士眾,求福之人,自當供養,我等事者,宜先結集法藏,勿令佛法速滅”。因此,大迦葉于釋尊入滅的初夏,召集五百阿羅漢,在七葉窟舉行第一次佛經結集,在《善見論》里面,對第一次佛經結集有如下記載:“大德迦葉,語諸長老,而說法藏,或毗尼藏?諸比丘答曰,大德,毗尼藏是佛法之壽,毗尼藏住,佛法亦住,是故我等先出毗尼藏?誰為法師?長老優波離”。不過,這時尚未形成文字記錄,僅僅是在教團中弟子們口誦心記而已。
在第一次佛經結集完畢之后,阿難曾提出佛言:“大眾若欲棄小小戒,可隨意棄”。但小小戒究竟是指哪些?當時阿難未能進一步的請示世尊,于是眾說紛紜,最后還是大迦葉以“佛所未制,今不別制,佛所已制,不可少改”,平息了這場激烈的諍議。佛滅百年之后,一味的佛教,因大天比丘高唱“大天五事”,要求教團承認,教團遂首度分裂為反對派之上座部與贊成派之大眾部。依一向的傳說,律藏結集以后,由迦葉尊者傳阿難再傳末田地,舍那婆提,優婆崛多等五傳,優婆崛多有五位弟子,在佛法的行持上都有較大的成就,他們對于律藏內容的取舍各不相同,從此便分成了五部律。
一、曇無德部:梵語曇無德譯為法正、法護、法密、法鏡等,乃部主之名。所傳廣律為《四分律》六十卷,戒本為《四分僧戒本》一卷,《四分律比丘戒本》一卷,《四分比丘尼戒本》一卷,以上四書均是姚秦佛陀耶舍譯。
二、薩波多部:梵語薩波多譯為一切有,所傳廣律為《十誦律》六十一卷(姚秦弗若多羅、曇摩流支譯),戒本為《十誦比丘波羅提木叉戒本)一卷(姚秦鳩摩羅什譯),《十誦比丘尼波羅提木叉戒本)一卷(劉宋法顯集出),《根本說一切有部戒經》一卷(唐義凈譯),《根本說一切有部比丘尼戒經》一卷(唐義凈譯)。
三、彌沙塞部:梵語彌沙塞意譯為不著有無觀,所傳廣律為《五分律》三十卷,(劉宋佛陀什等譯),戒本為《彌沙塞五分戒本》一卷(劉宋佛陀什等譯),《五分比丘尼戒本》一卷(梁朝明徽集)。
四:迦葉遺部:梵語迦葉遺意譯重空觀,即以空亦空為觀,所傳廣律為解脫律,戒本為《解脫戒經》一卷。
五、摩訶僧祗部:此部所傳廣律為《摩訶僧祗律》四十卷(東晉法顯,佛陀跋陀羅譯),戒本為《摩訶僧祗律大比丘戒本》一卷,《摩訶僧祗比丘尼戒本》一卷(東晉法顯,覺賢譯)。
據《舍利弗問經》載,五部僧眾之衣色各不相同,即摩訶僧祗部著黃色衣,曇無德部著赤色衣,薩婆多部著皂色衣,迦葉遺部著木蘭色衣,彌沙塞部著青色衣,以此五色之衣,而彰顯五部之相。
佛滅度后三百年期間,又從上座部與大眾部中分出許多部派,共有二十部乃至五百部之多,他們所依據的律本亦不盡一致。
三、原始佛教的受戒程序 
最初,釋尊接受信徒加入僧團,只要說一聲:“善來比丘”!受度的人,便以自己的宿根及佛陀的威神,當下須發自落,袈裟著身,缽盂在手,即具足比丘的一切相貌威儀了,但這些必須是善根深厚,當下即可證果者才能成就。如陳如等五人即是。但是,并非每一個出家的人都是宿具深厚善根的,因此,釋尊在后來即規定了兩種簡單的儀式,分別接納沙彌和比丘,這種儀式常常被稱為是“授戒”。第一種儀式稱為出家儀式,由志愿出家的人提出申請,通過至少十人以上組成的僧團予以認可,然后,新出家的剃除須發,身著袈裟,念誦三歸與十戒,即名為沙彌。若進一步舉行“授具足戒”的儀式后,即成為比丘。但志愿受具足戒的人,必須年滿二十,經過審查合格,并無不能出家的疾病及其它障礙,然后由一位“飽學而有資格的僧人”引導他于十個比丘以上的僧團,白四羯磨,求得一致的通過與承認,才能算是合法比丘。白四羯磨是一次極其莊重的僧團民主報告會,三番征求意見,若贊成其受戒則默然表示同意,不贊成者發表意見。如果三次重復此語,無人表示異議,授具足戒的儀式即告完成,只要有一人表示反對,便是僧不和合,不成受戒羯磨,受戒者也就不能具足比丘的資格了。受戒這一儀式在佛教僧團中本是極平常的事,通常都是在半月說戒的機會舉行,除此之外,如安居日,自恣日等都是受戒的好機會。《五分律》卷六十中說:“聽因布薩,自恣,僧自集時,受具足戒。”新加入僧團的比丘必須要有一位“親教師”,接受親教師對他的教導,監督他的行為。新比丘也必須侍奉親教師:照料他的衣服、沐浴、臥榻、醫藥等日常生活事宜。
僧團在開始的時候,只是由男人組成。大約佛成道后五年,凈飯王命終,釋尊的姨母摩訶波波提懇切的請求出家,釋尊勉強的準許她剃發著袈裟,精進行道,不聽受具足戒。如《五分律》二十九云:“往古諸佛皆不聽女人出家:諸女人輩,自依于佛,在家剃頭著袈裟,勤行精進,得獲道果,未來諸佛,亦復如是,我聽汝以此為法”,但是摩訶波波提并不以“在家剃頭著袈裟”為滿足。而是進一步地請釋尊聽許她出家受具足戒。據《四分律》載:“摩訶波波提與五百舍夷女人,俱共剃發被袈裟,住舍衛國祗恒精舍,在門外立,步涉破腳,塵土坌身,涕泣流淚”,可是釋尊仍舊不欲聽許出家受戒。阿難見到她們那種流離苦切的情形,于心不忍,于是進見釋尊,代為請求。據《銅碟律》、《五分律》、《四分律》、《僧祗律》、《阿含經》所一致記載,阿難當時代請的理由與分辯是:一、摩訶波波提,乳養撫育釋尊,恩同生母,為了報恩,請準其出家。二、阿難問佛:女人如出家修道,是否能證初果到四果——阿羅漢,佛說是可以的。阿難就請佛準女眾出家,因為不出家就不能得究竟解脫(四果)。阿難一再的請求,釋尊實有不得不允許女眾出家受戒權宜。于是提出八不可過法(八敬法)告阿難:“今為女子制八盡形壽不可過法,若能行者,即是受戒。”《行事鈔》云:“今列其名,一、百歲比丘尼見初受戒比丘,當起迎逆,禮拜問訊,請令坐。二、比丘尼不得罵謗比丘。三、不得舉比丘罪說其過失,比丘得說尼過。四、式叉摩那已學于戒,應從眾中得摩那?。六、尼半月內當于僧中求教授人。七、不應在無比丘處夏安居。八、夏訖當詣僧中求自恣人。如此八法,應尊重恭敬贊嘆,盡形壽不應違。”阿難將釋尊之語告知了摩訶波波提及五百舍夷女,她們都歡喜奉行,唯于第一條“百歲比丘尼見新受戒比丘應迎逆禮拜”感到不便,希望釋尊允許她們“隨大小禮比丘”,釋尊聞之,不勝感慨地說:“若我聽比丘尼隨大小禮比丘者無有是處”,并伸其原因說:“女人有五障:不得作天帝釋,魔天王,梵天王,轉輪圣王,三界法王。若不聽女人出家受具足戒,佛之正法住世千歲,今聽出家,則減五百年!”阿難聽了:“悲恨流淚向佛言:世尊!我先不聞不知此法,求聽女人出家受具足戒,我若先知,豈當三請?”但佛反而慰之說:“魔蔽汝心,是故爾耳!”,“今聽女人出家受具足戒,當應隨順我之所制,不得有違!我所不制,不得妄制!”于是“即成出家,受具足戒”是為比丘尼出家受具足戒之本源。
女人出家須年滿二十,然后方可授與具足戒,六十已去,不得與受大戒,聽為沙彌尼。受具足戒時,須先在比丘尼十人中白四羯磨作本法,再往比丘十人僧中白四羯磨受戒。得戒是在比丘僧中得,若不作本法而直往比丘僧中受具足戒,可以得戒,而戒師則得罪。求那跋摩說:“尼不作本法者,(受者)得戒:(授者)得罪。尋佛制意,法出大僧;但使僧法成就,自然得戒。所以令作本法者,正欲生其信心,為受戒方便耳!至于得戒,在大僧羯磨時生也。”
四、戒律之東來與傳授
漢明帝永平年間(公元58—75年)佛法由印度高僧迦攝摩騰和竺法蘭以白馬馱經傳入中國。可是在當時,因佛教初傳,戒本未具,所以并沒有舉行過傳戒的法事。據《釋氏要覽》中記載:當時度人出家,只有剃發披縵?衣,即無條相袈裟。以不滿五人,不能受具,因此僅傳授三歸、五戒、十戒而已。到了三國曹魏嘉平年間(公元249—253年)中天竺沙門曇摩迦羅(此云法師)來到洛陽,他見中國當時的僧眾,只是剃除須發,身穿縵衣,設復齋懺,事同祭祀,而沒有律法行持,尊者見狀,深以為懷,誓弘律學。到曹魏嘉平二年(公元250年)始于洛陽白馬寺譯出《僧祗戒心》一卷,大行律法,敦請梵僧十人立羯磨法,創立以十大僧傳戒之先例,此為中國有戒律之起始。魏正元年中(公元254—255年)安息國沙門曇諦來到洛陽,于白馬寺譯出《曇無德羯磨》,中國比丘羯磨受戒所稟之法才算具備。而第一個受具足戒的,傳說是朱士行。
嗣后律典漸備,至劉宋元嘉七年(公元430年)賓沙門求那跋摩經南海來到中國,于南林寺設立戒壇,時景福寺尼慧果、凈因等,以先從獅子國(斯里蘭卡)八位比丘尼受戒不如法,不具戒品為由,苦求重受。求那跋摩即引證摩訶波波提比丘尼最初為尼因緣,謂戒本從大僧出發。雖無僧尼二眾,卻不妨比丘尼得戒。當時獅子國的八位比丘尼,因年臘未登,又不滿十人,所以求那跋摩留之于宋,且學宋語。另托西域居士難提于元嘉十年(公元432)復載獅子國比丘尼鐵薩羅等三人東來,足前十數,但此時求那跋摩已經入寂,乃由僧伽跋摩(眾鎧)為慧果等尼,于南林寺重受具足戒,此為中國尼眾二部受戒之始。此一時期,據《比丘尼傳》記載,次第受尼戒者達三百多人。而在此之前的東晉,曇摩羯多浮舟于泗河結壇,洛陽竹林寺凈檢尼等四人從之受具足戒,則為中國尼眾受戒之始。
梁陳時期,受菩薩戒的風氣盛行。梁武帝,陳文帝等都自稱為菩薩戒弟子。但中國受菩薩戒,始于道融,道影等,從姚秦羅什依《梵網經菩薩戒本》而受戒,但其授受之法未見流行。其次,張掖沙門道進,從曇無懺依《地持經》受菩薩戒。如《高僧傳》卷二曇無懺法師條記載,道進受戒之經過時說:“初懺在姑臧,有張掖沙門道進,欲從懺受菩薩戒。懺云:且悔過,乃竭誠七日七夜,至第八日詣懺求受,懺忽大怒,進更思惟。但是我業障未消耳!乃劬三年,且禪且懺,進即于定中見釋迦文佛與諸大士受己戒法。其夕,同止十余人皆有夢,如進所見,進欲詣說之,未及數十步,懺驚起唱言:善哉!善哉!已感戒矣!吾當為汝作證,次第于佛像前為說戒相。時沙門道朗振譽關西,當進感戒之夕,朗亦通夢,乃自鄙戒臘,求為法弟,于是從進受者千余人,傳授此法,迄至于今,皆懺之余則。”由此觀之,道進等實為中國受菩薩戒之嚆矢。
五、道宣律師與四分律之弘傳 
道宣律師為《四分律》南山宗的創立者,在中國律宗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為千秋萬世的人們所公認。他在佛教上的主要成就,在于他對《四分律》的開宗弘化,以及綜括諸部會通大小的創見。使那些空談大乘的人們,不敢呵責小乘律,而守持小乘律的,也不會放棄大乘律,達到既能避免偏頗之弊,又有相得益彰之妙,這就是道宣律師給予后世學者們一項莫大的功德。《四分律》為曇無德部之廣律,弘始十二年至十五年(公元410—413年)賓三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于長安譯出后,六十余年間,幾乎無人研習,及至北魏孝文帝(471—499年)時的法聰律師,才發現《四分律》的內容既完整,又容易理解。于是輟本學之僧祗律的講授而專弘四分,并口授弟子道覆律師創制《四分律疏》六卷,內容只是大段科文。他的弟子慧光律師專攻四分,造《四分略疏》百二十紙,并刪定羯磨戒本。慧光之弟子道云“奉光遺令,專弘律部”造《四分律疏》九卷,道云之弟子洪遵,力闡四分,“且剖法華,晚揚法正,來為開經,說為通律”,僧祗律至此,乃成絕唱。又道云之再傳弟子智首,慨當時“五部混而未分,二見紛其交雜,海內受戒,并誦法正(即曇無德)之文,至于行護隨相,多委師資相襲,緩急任其去取,輕重互成截斷,首乃衍慨披括,商略古今,著《五部區分鈔》二十一卷。”智首之弟子道宣,從智首受具足戒后,乃根據智首所著之《五部區分鈔》,定其廢立與同異,徹底整理律藏;此外又站在大乘、小乘判教之立場,判定《四分律》為分通大乘,以《涅盤經》扶律談常的經義,判定《四分律》為大乘律,并引用了當時所盛行之大乘戒《梵網經》的戒文,以為四分與梵網同格,道宣律師便從《羯磨疏》和《四分律》中搜尋出五種理由證明其說:
一、沓婆回心:解釋僧殘律文時,說到無根謗戒,沓婆比丘得了羅漢果之后,發生厭棄此身無常之心,欲修利他行,求牢固法,此可為回心向大的最好說明。
二、施生成佛:在戒本尾回向文中有“施一切眾生,皆共成佛道”,與《華嚴》、《法華》之意相通。
三、相召佛子:在律序中一再說“如是諸佛子,佛子亦如是”,佛子的稱呼同于《梵網》大戒。
四、舍財用輕:解釋“舍墮”戒中,所舍的財物如果僧用不還,只犯“突吉罪”輕罪,這與大乘戒以意業分判輕重相同。
五、識了塵境:在解釋“單提法中,妄語戒的見聞覺知,說眼識能見等,這與大乘毗曇說法相通。
在戒律中最重要的儀式乃受戒,但是這一儀式相互差異也最紛亂,道宣律師在他所著的《關中創立戒壇圖經》中,特將中國的戒壇予以定形。其制凡三層,下層縱廣二丈九尺八寸,中層縱廣二丈三尺,上層稷方七尺。其高度下層三尺,中層四尺五寸,上層二寸,總高七尺七寸,四圍上下有獅子神王等雕飾。乾封二年(公元667年),道宣律師在終南山麓清宮精舍創立戒壇,依他所制的儀規為諸州沙門二十余人傳授具足戒。此后,道宣律師的這一戒壇式樣及儀規,就一直流傳下來,成為后世傳戒的規范。
道宣律師潛心鉆研《四分律》,并為《四分律》的弘傳而于終南山廣事著述。重要的有《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疏》三卷,《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二卷,《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十二卷,合稱律宗三大部。再加上《四分律拾毗尼義鈔》六卷,《四分律比丘尼義鈔》六卷,合稱五大部。其中又以《行事鈔》較為突出,因此一部書吸收了《羯磨疏》的大體,又兼具《戒本疏》之要義,故被視為根本之作,從唐到宋,前后替它作疏解的就有七十三家之多,迄今仍為律宗研究者們必讀之書。
與道宣律師同時弘《四分律》的還有相州日光寺法礪,開相部宗。西太原寺東塔懷素,開東塔宗,與道宣律師并稱律宗三家。后來相部與東塔兩系遂漸衰微,只有南山一系傳承獨盛,綿延不絕。此外,道宣律師門下弘景的弟子鑒真,渡海六次,歷盡艱辛,雙目失明,終于在日本都城奈良,筑壇傳戒,肇日本律宗之始。
六、四分律的授受與戒體
《四分律》又稱曇無德部律,由四大分所組成:第一分、二十一卷,專明比丘二百五十戒。第二分、自第二十二卷至三十七卷(有十六卷文):前之九卷明比丘尼戒;后之七卷明受戒犍度,說戒犍度,安居犍度,自恣犍度(上)。第三分、自第三十八卷至四十九卷(有十二卷文)明自恣犍度(下),皮革、衣、藥、迦希那衣、拘衐彌、瞻波、呵責、人、覆藏、遮、破僧、滅諍、比丘尼、法等十五犍度。第四分、自第五十卷至第六十卷終(有十一卷文):明房舍犍度,雜犍度及五百結集,七百結集,調部毗尼,毗尼增一等。此中比丘、比丘尼戒法為止持,中間二十犍度為作持,后之四類明與戒有關之各事。自道宣律師大弘《四分律》之后,受戒就依《四分律》為準而大行其道,戒壇的建立遍及全國,如廣州光孝寺,嵩山少林寺(義凈重建),長安實際寺,嵩山會善寺(一行建),洛陽廣福寺(金剛智建),羅浮山延祥寺,廬山東林寺,長安大興善寺,洪州龍興寺,撫州寶應寺,交城石壁寺,魏州開元寺,五臺山竹林寺,泉州開元寺等都設戒壇傳戒。比丘戒的授受依《四分律》;受者須年滿二十,無諸遮難,而授者三師七證,必須戒行清凈,年夏已滿,具足眾德,羯磨如法方堪其事,此等廣如律說。比丘尼戒的授受,則須于僧尼各十,兩部邊受,《資持記》云:“二十眾受者,為明女報惑深智淺,喜生慢怠,必欲受具,僧尼各十,方發勝心”。比丘尼必須從比丘僧處受戒,禮敬比丘,乃至安居,自恣,出罪,半月請求教誡等,皆依附比丘僧,尼受具足戒時,得無量律儀,論次應在比丘后,釋尊以儀法不便,故制在沙彌后。現在看來,尼眾制度,似乎不合男女平等的原則,但深揣釋尊制戒之本意,絕不如此簡單,釋尊是一切智者,于諸事理無不現知等隨觀見,釋尊制戒攝僧的唯一目的是:“令正法久往”。惜今時尼眾日多,出家,受戒,乃至收徒,攝眾,多不合尼制,訛濫日甚,減損正法,實在是可悲可嘆!惟希尼中具丈夫之志者,能棲心正教,究研律法,以便重興尼制為正法久住之增上,則尼眾幸甚!佛教幸甚!
戒體是受戒者從師受戒時所發生而領受在自心的法體,即由授受的作法在心理上構成一種防非止惡的功能,但戒體究竟是什么?諸部立說不一。相部法礪依據《成實論》認為:戒體為非色非心;東塔懷素依據《俱舍論》認為,戒體為色法(無表色),道宣律師則一方面因襲相部之非色非心無作戒體;另一方面,把《四分律》看作“分通大乘”,以生長于阿賴耶識中的善種子為戒體;《四分羯磨疏》云:“夫戒體者何耶?所謂納圣法于心胸,即法是所納之戒體,然后依體起用,防邊緣非。”《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云:“戒體者,若依通論,明其所發之業體,今就正顯,直陳能領之心相,謂法界塵沙二諦等法,以己要期,施造方便,善凈心器,必不為惡,測思明慧,冥會前法,以此要期之心,與彼妙法相應,于彼法上有緣起之義,領納在心,名為戒體”。道宣律師在《四分羯磨疏》中,又把戒體分為作、無作二種:“言作戒者,謂始壇場,終白四法,緣構成者。”“無作者,謂白四所發,形期業體,一成續現,經流四心,不藉緣辦,任運起故,三聚之中非色心攝,言非色者,即為心起,豈塵大成故,言非色五義來證;一、色有形方所。二、色有十四(即五根、五塵、四大)二十種異(即顯色十二:青、黃、赤、白、光、影、明、暗、煙、云、塵、霧,此局無記。形色有八:長、短、高、下、方、圓、斜、正,此通三性)。三、色惱壞,四、色是質礙,五、識心所得,無作俱無此義,故不名色。言非心者,體非緣知,五義來證;一、心是慮知。二、心有明暗。三、心通三性。四、心有廣略。五、心是報法。故《成實論》云:“如經中說,精進感長壽福,多受天樂,若但善心,何能感多福?何以故?不能常有善心故。又復意無戒律儀。所以者何?若人在三性心時,亦名持戒,故知爾時非有作也,以無作由作生,今行不善心,何得兼起作?又發無作也,由此業體是非色心故。雖行惡本所作業,無有漏失。”又道宣律師依《成實論》解釋作無作戒兩種戒體云:“依成實當宗,分作無作,位體別者,由此宗中,分通大乘,業由心起,故勝前計,分心成色,色是依報,心是正因,故明作戒,色心為體,是則兼緣,顯正相從明體,由作初起,必假色心,無作后發,異于前緣,故強目之為非色心耳!考其業體,本由心生,還熏本心,有能有用,心道冥昧。止可名通,故約色心窮出體性,各以五義求之不得,不知何目,強號非二。”問:“如正義論,熏本識藏,此是種子,能為后習,何得說為形終戒謝?”答:“種由思生,要期是愿,愿約盡形,形終戒謝行隨愿起,功用超前,功由心生,隨心無絕,故偏就行,能起后習,不約虛愿,來招樂果”。從此可知,道宣律師的戒體論是以成實為宗,又會通了唯識受熏持種的思想,說明戒體的非色非心,而大弘《四分律》于大乘佛教的中國。
七、三壇大戒的起源發展與傳授 
自道宣律師于終南山麓清宮精舍創立戒壇及傳授具足戒的儀規之后,長安大興善寺于唐代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建方等戒壇,置臨壇大德僧尼各十人傳戒,此為后世受戒時,三師七證的常式。方等戒壇,是稟順方等經典之文而立的戒壇,所以求受戒者,不拘根缺緣差,并皆得受,但令發大心而已。宋真宗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開封太平興國寺立奉先甘露戒壇,與此同時,全國的戒壇有七十二所,而開封的另一寺院——慈孝寺,則別立大乘菩薩戒壇,先于各方受聲聞具足戒的比丘,后至慈孝寺增受菩薩戒,此為后世三壇次第傳戒的開端。明末清初,金陵古心律師,慨律宗荒蕪,步禮五臺,求見文殊受戒,誠篤備至,遂感文殊于云中垂手摩頂說:“古心比丘,文殊為汝受戒竟”,古心律師后還金陵云谷寺,重興南山,開壇受戒,其弟子三昧寂光律師,極力復興律宗建立規制,開律宗道場于南京寶華山,每年傳戒兩次,且遵結夏安居之制,專弘戒律。他的弟子見月讀體律師更參照古規,撰輯《傳戒正范》、《毗尼止持會集》,遂成為近代三百年來傳戒的典則。同時,三峰法藏撰有《弘戒法義》一卷,盛傳于江南。見月律師的弟子書玉弘律于杭州昭慶寺,撰《二部僧授戒儀式》及《羯磨儀式》二書,傳戒體制漸備,又有廣東弘贊律師著《比丘受戒錄》和《比丘尼受戒錄》;樂山老人著《增刪毗尼戒科》;智旭大師著《重治毗尼事義集要》等書,俱行于世分別為各地傳戒時所依用。
三壇大戒,分初壇正授,二壇正授,三壇正授三個階段。初壇授沙彌、沙彌尼戒;二壇授比丘、比丘尼戒;三壇授出家菩薩戒。初壇傳戒儀式,一般于法堂或大殿舉行,至時鳴鐘集眾于法堂。引禮作白,教新戒請師開示,傳戒和尚即為開導十戒意義,并舉行翻邪三歸,次為說授沙彌十戒相(沙彌尼同)一一問:“盡形壽能持否?”眾答:“能持”!末后問“能依教奉行否?”眾答:“能依教奉行!”初壇即告畢。二壇傳戒儀式則必須在戒壇舉行,先由教授師檢驗衣缽,然后次第詢問十三重難,十六輕遮,若無犯者,才可正式登壇受戒。受戒之時,十師依次登壇就座,傳戒和尚即為諸沙彌明授戒體法,次依白四羯磨的儀式,為諸沙彌授比丘戒,受具足戒,已戒和尚再為諸比丘開示四重禁,說明任犯一禁即失去比丘的資格。依《四分律》比丘戒相二百五十條,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條,但在戒壇上只宣說四重戒,其它的命受具者下壇學習,二壇受戒告畢。三壇授戒儀式,在大殿或丹墀中均可,大眾齊集,菩薩戒師即開導三聚凈戒,之后即奉請釋迦如來為得戒和尚,文殊菩薩為羯磨阿黎,彌勒菩薩為教授阿黎,十方一切如來為尊證,繼之教以懺悔三世罪業及發十四大愿,最后依《梵網經》宣說菩薩十重四十八輕戒相而傳授。三壇大戒即告傳授圓滿。
三壇大戒的傳授日期,一般為三十日至四十日。戒期功課時間表大抵為:四時許三板,四時半左右四板,五至六時早課,六時許早粥。其后有作務,講戒,演禮,十一時至十二時午齋。下午一時許演習禮儀,五至六時晚課,六時許藥石,七時半以后禮儀,拜愿,開示,十時養息,授戒程序大致安排如下:
一、唱界結壇;二、掛褡;三、演習禮儀;四、發愿;五、下啟貼單;六、啟請二師(羯磨、教授);七、教毗尼法;八、請戒開導;九、查驗衣缽;十、請行茶;十一、考背毗尼;十二、本堂發露(又名直心發露);十三、露罪懺悔;十四、呈罪稱量;十五、剃頭沐浴;十六、禮通宵法;十七、早課下啟;十八、傳沙彌戒;十九、行持應缽;二十、本堂發愿;二十一、講沙彌律;二十二、早跪殿堂;二十三、乞具足戒;二十四、請七尊證;二十五、施放焰口;二十六、請十師齋;二十七、編簽習儀;二十八、通啟二師;二十九、請戒開導;三十、教演衣缽;三十一、審戒懺悔;三十二、回復清凈;三十三、搭比丘壇;三十四、凈壇演儀;三十五、禮通宵法;三十六、下啟;三十七、傳比丘戒;三十八、發愿;三十九、乞菩薩戒;四十、講四分律;四十一、通白開導;四十二、剃頭沐浴;四十三、開示苦行;四十四、審戒問遮;四十五、回復清凈;四十六、禮通宵法;四十七、下啟;四十八、傳菩薩戒;四十九、發愿;五十、誦梵網經;五十一、發戒牒;五十二、教朝山掛單;五十三、謝引禮師。以上即是傳授三壇大戒的簡略過程。
八、近代戒律的弘傳及受戒
近代以后的中國佛教,已失卻其健全漸趨于危險的狀態,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在于律風之不振。昔十誦宏盛于關中,四分光大于隋唐,都已成為過去的歷史,只能令人追慕而已。其實,自南宋以后,戒律的弘揚,就已經趨于式微了。《南海寄歸傳》卷三,義凈律師云:“且欲受戒之時,非常勞倦,不披律典虛沾法伍,自損損他,若此之流成滅法者。”到了元代蒙人入宋以后,中國的佛教,已是強弩之末的時期,律宗更是顯得門庭冷落。同時,由于禪宗一度盛行,對唐宋之間律學的撰述,無人問津,許多重要的律學典籍也就遂漸散失殆盡。明朝末葉,弘律的大德,又相續而起,如蓮池、智旭、弘贊、元賢等均有律學著述存世。與蓮池大師同時的古心律師,專弘戒法。另寂光三昧律師有著名的弟子香雪及見月二律師,亦極力弘揚戒律。此一時期,戒律的振興又顯出了一線希望的曙光。可是,自香雪與見月二律師之后,弘揚戒律的法師又廖若晨星。民國初年,弘一大師慨然以弘揚南山律為己任,他在《學南山律誓愿文》中寫道:“弟子演音,敬于佛前發弘誓愿,愿從今日,盡未來際,誓舍身命,愿護宏揚南山律宗,愿以今生盡此形壽,悉心竭誠,熟讀窮研《南山律鈔》及《靈芝記》,誓求貫通,編述《表記》流傳后代,冀以上報三寶恩,速證無上正覺。”弘一大師為了履踐他的誓愿,點校《南山鈔記》、《東瀛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釋》、《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等律部要典,并著有《南山道宣律師弘傳佛教年譜》、《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南山律在家備覽略編》、《隨機羯磨隨講別錄》等三十二種。尤其《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一書,是精簡古人繁瑣的律典而成的一部律學方面“經典性”的力作,對戒律的弘揚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令人嘆惜的是受戒制度在近代中國佛教法務活動中,日顯混亂。授戒的律師,本應是嚴持律儀,善識開遮持犯,善識時地因緣,能判定犯與不犯,能如法為人出罪,才可成為律師。但近代中國的傳戒諸師,多半只是憑著自己出家有年,多少有些老參的樣子,自認為就可以開壇放戒了!至于傳戒流于形式的情形,印順法師在《中國佛教瑣談》中鮮明地指出:“在南傳佛教區,發心出家的,只要師長及大眾同意,就可以集眾為他受戒,幾點鐘就完成,是隆重而又平常化的。由于我國是大乘佛教,所以出家受戒的,還要受(通于在家的)菩薩戒,合稱三壇大戒,不知什么時代開始,我國舉行大規模的集團受戒,有五十三天的,有三十五天的(極少數是七天的,時間長而人數多,成為中國特有的盛大戒會。”印順法師又以自己親身經驗說“由于我國是集團受戒,人數眾多,所以在三師七證外,有好多引禮師(女眾的名引贊師)引禮師的領袖,稱為開堂大師父。論到正式傳戒,沒有引禮師的事,但是平常管教戒子的,大師父的地位非常重要,我是出了家就去受戒的,佛門中事什么都不懂,引禮師要我們記住“遮難文”,主要記住“無、無、非、非、非、非、非、無、無、無”(可能有些記錯了)。就是問一句‘無’,就答一句‘無’‘或答一句‘非”,依著問答的形式答下去,不能答錯就是。引禮師教導我們,如答錯了,是要楊柳枝供養(打)的。等到正式受戒,就是答錯了,沒關系,好在三師都沒有聽見,我莫明其妙的記住,又莫明其妙的答復,受戒就是要這樣問答的。后來讀了《律部》才知問遮難,等于現在的審查資格。如有一條不合格的,就不準受具足戒,所以一項一項的詢問,稱為問遮難,能不能受戒,完成受戒手續,這是最重要的一關,這應該是根據事實的,而引禮師們卻教我們這樣回答,這樣來受戒的沒有不合格的,原則上人人上榜,那又何必考問?有形式而沒有實際意義,在受戒過程中,沒有比這更無意義的了……又如佛制:出家的自備三衣、一缽,若沒有衣缽,是不準受戒的,所以要問:“衣缽具否?”引禮師教我們說:“具”。其實我國傳戒,衣缽由常住(向信徒募款)辦妥,臨時發給戒子。常住早準備好了,還問衣缽具否,不覺得多此一問嗎?我受戒時,常住給我一衣(七衣)一缽,受比丘戒時臨時披了一次三衣。五衣我沒有再接觸過,(這本是貼身的內衣)大衣,是到臺灣來才準備的,不過,常住預備好了,何必多此一問?不!這是受戒規制,不能不問,脫離了實際意義,難怪在受戒過程中,過多的流于形式,形式化的傳戒受戒,可說到如此,有何話說。不過我覺得,在戒期中,引禮師管教嚴格,還挨了兩下楊柳枝,對于一個初出家的來說,不失為良好的生活教育”。我想印順法師的這一段話,可以說是對近代中國佛教濫傳戒法的狀況最為切實的寫照。
九、當代佛教的受戒制度 
一九八一年元月一日,中國佛教協會恭請三師遵照根本說一切有部律傳授比丘大戒于北京廣濟寺。親教師(戒和尚)凈嚴老和尚,羯磨師寬霖老和尚,屏教師(教授)正果老法師。中國佛學院學僧等四十余名沙彌,參加了此次法會,這是中國文革十年浩劫后第一次傳戒活動。但它改變了近代三壇大戒傳授規則,依一切有部律為比丘受具足戒,這是中國佛教近百年來所沒有的現象。而且戒期只有一天,這更加少見,不過有一客觀的原因,是因為當時宗教政策初步落實,各方面的條件還不足,所以僅用一天的時間就授完了比丘戒。當年,中國佛教協會福建省分會在鼓山涌泉寺,依南山律傳授三壇大戒,恢復了近代原有的傳戒制度。接著,山西、四川、廣東、浙江等地也相繼舉行了規模大小不等的傳戒活動,尼眾的二部受戒規則,也逐步完善,并于八五年在福州北郊崇福寺第一次授受。二部僧受戒程序在《二部僧戒軌范》卷首“儀式凡例”共列有十二條準則:
一、佛制僧居必先結界,若不結界,一切作法等事咸無成濟之功,眾僧得罪。又《五分》云:“義準尼僧自結大界,以護別眾故”。
二、二部十師必須精嚴如法,知律僧尼非謂頭數滿足而已,主法者宜先稱量。
三、二部執事各有所屬,不宜溷雜,尼授本法惟用尼司,至大僧中比丘方為料理。
四、二部授戒重在大僧,尼授本法俱遵大僧儀式,不得隨世所行,有違佛制。
五、尼受大戒必在二部僧中方為如法,先于本部審過懺悔,授與十支或六法戒,所受清凈,生增上心,次授本法,然后從比丘僧乞受大戒,入三寶數也,今雖從權受者多,然亦須知律法森嚴也。
六、如律所明,不受沙彌尼十戒,而受具足戒者,無有是處,故文中疊出沙彌尼字,以顯階級不亂也。
七、獨授戒法原無等字,三人一壇名眾難疊,故加等字以攝余二人也。
八、尼授尼戒,屏處問遮,比丘授尼不聽屏處問難,惟到壇上十師前問也。
九、本法羯磨但作方便,未是示語時節,故戒相不宣,此有二義:一非正授具故;二二部僧不滿二十眾故。
十、大僧中授戒稱本法尼者,令位次不廢故,不稱沙彌尼者,先受本法故,不稱比丘尼者,尚未得大戒故。
十一、律法乃如來所制,呼召是攝眾之規,俱書大字頂格,儀式皆低一字,以便披覽。
十二、律開邊方授具,二部減半,謂眾僧難得故,其受法禮儀準此無異。
今日,隨著社會的發展,信佛出家與受戒人數的日益增多,傳戒次數頻繁,受戒流于形式的弊端終將不能得到有效的解決。再加上受戒者自身素質參差不齊,且有部分受戒者受戒的目的與動機不良。一時間,傳戒濫的現象遍及全國各地,一些六根不具者,茍延殘喘者,甚至耳聾眼瞎者,也光臨壇場,登壇受具,名曰比丘,可不悲乎!受戒人數,也是呈直線上升,少之則幾百人,多之則數千人,摩肩接踵,人頭攢動,僧尼一堂,沸沸揚揚,向上排班,頂禮為難,九人一壇,表演一番,戒牒到手,南北奔走。這是當代各地僧尼受戒的境況,受戒已不是為了學戒、持戒,只是為了抬高自己身價與獲得名聞利養資本。有鑒于此,中國佛教協會于一九九三年作出決定:在全國范圍內每年傳戒的道場不得超過八例,傳戒規模以三百人為限,戒牒由中國佛教協會統一印制頒發,此一措施有效地扼制了傳戒濫的現象,但仍有一些地方不能遵守這一規定,依然我行我素地濫傳戒。
一九九六年,中國佛教協會又出臺了《全國漢傳佛教寺院傳授三壇大戒管理辦法》,對于傳授三壇大戒的新戒人數,規定每期在三百人以內,在傳授三壇大戒期內,不得傳授居士五戒,居士菩薩戒。傳授期間,必須分別講授戒本,組織新戒學習戒相律儀,戒期不得少于四周,并對傳戒十師的條件與資格作了規定,戒師的戒臘必須在十年以上,且持戒清凈,熟悉毗尼和傳戒儀規;并能通達經論,開導后學,才可擔任。傳戒道場必備的條件是:僧團道風純正,僧眾戒行清凈,早晚功課,過堂用齋,半月誦戒,坐禪念佛等活動運作正常,大殿、戒堂(法堂)、齋堂、僧寮等法務,生活設施可供三百名戒子需用,戒子必須信仰純正,六根具足(無生理缺陷),年齡在二十歲至五十九歲之間,具有初中文化程度,剃度后在寺院修學達一年以上,經所在寺院僧團考察,符合受戒條件,才能準予受戒。
一九九六年十月一日,“中國佛教協會暨莆田廣化寺規范傳戒法會”在一曲渾厚雄壯的三寶歌中揭開了序幕,它標志著中國佛教三壇大戒的傳授將由此而走向健康發展的新紀元。此次傳戒法會的戒期為一百零八天,由中國佛教協會恭請:茗山長老為得戒和尚,一誠法師為羯磨阿阇黎;傳印法師為教授阿阇黎。戒子的年齡在二十歲至五十歲之間,人數二百一十人,文化程度以大學、中專、高中為主,戒子由各省市佛教協會進行認真推薦,經過嚴格的審查考核之后,才能獲得受戒的資格,這是當代中國佛教傳戒活動中水準較高的一次,也是時間最長的一次,它一改受戒而不學戒的舊習,從基礎的三歸五戒開始講授,更進一步的學習沙彌律儀,比丘律儀,菩薩律儀等有關戒律的內容,使戒子真正地認識到戒律對自他及整個佛教的重要性,為今后在僧團中的學修生活及弘法利生的事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也為未來佛教的發展及如法如律地舉辦傳戒法會,樹立了一個光輝的典范。戒期在佛成道日——臘八節圓滿結束,為二十一世紀中國佛教的全面復興寫下了光照人天的序言。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888真人集团网址 岢岚县| 洮南市| 巩义市| 武威市| 东方市| 曲沃县| 开封市| 资源县| 永丰县| 宜君县| 阿瓦提县| 泗阳县| 斗六市| 锦州市| 泗阳县| 曲阜市| 长垣县| 房产| 庄浪县| 县级市| 聂拉木县| 综艺| 台州市| 图们市| 阿合奇县| 高雄县| 若尔盖县| 新野县| 三亚市| 卫辉市| 五莲县| 宁南县| 乳源| 武安市| 邹城市| 吕梁市| 北海市| 庄浪县| 元朗区| 吉隆县| 汤原县| 遂宁市| 喀喇| 舞阳县| 柘荣县| 睢宁县| 敦化市| 磐安县| 台南县| 宁陵县| 湘乡市| 金秀| 临夏市| 西丰县| 申扎县| 池州市| 兴仁县| 准格尔旗| 沅江市| 壤塘县| 吉木乃县| 房山区| 嘉鱼县| 双牌县| 枝江市| 绍兴市| 阳泉市| 礼泉县| 石屏县| 民乐县| 弥渡县| 仪陇县| 通河县| 达拉特旗| 扬中市| 定安县| 信丰县| 东兰县| 万年县| 乐清市| 东乡县| 永嘉县| 大冶市| 邵东县| 太白县| 滕州市| 张北县| 平原县| 武清区| 卢氏县| 扎赉特旗| 鸡西市| 杨浦区| 曲阳县| 浮山县| 哈尔滨市| 健康| 太和县| 五寨县| 乌鲁木齐县| 来凤县| 晋江市| 仁寿县| 城固县| 麻栗坡县| 临海市| 冕宁县| 绥德县| 高雄市| 应用必备| 搜索| 砀山县| 文化| 水富县| 门源| 象州县| 仁怀市| 城口县| 谢通门县| 若尔盖县| 安泽县| 进贤县| 泸水县| 湛江市| 辽源市| 阳江市| 宜良县| 七台河市| 秭归县| 惠水县| 大兴区| 璧山县| 阿巴嘎旗| 易门县| 隆昌县| 北碚区| 遂川县|